日语不客气怎么说(你个憨批日语怎么说)

admin 2020-10-11 13:14:49 二年级数学题 6 0
我做了三个月的翻译大师,尝遍了翻译的酸甜苦辣,但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是翻译从一件必不可少的无聊的事变成了一件快乐的事。 学习翻译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有三个原因。 一个是能够把课堂上学到的东西和生活结合起来,这是乐趣之一。 比如今天的课,我们读了的《论译名》,其中胡说:“人心有大动干戈的欲望!语言要新颖,煽情。固体的气味也有黄章的欲望,新奇是快速的。”意思是当时的人为了用新词,用音译创造了很多新词,听到这些新词的人都觉得自己高大虚荣。 有一次在超市看到一个牛奶品牌。英文名称为“”,中文音译为“府”。与“新鲜”相比,《傅》还让人觉得“语言要新颖,要煽情”。闻固也有张皇和小说一样快的吗?买家会觉得买这个品牌的牛奶不仅是国外的,也是面子的。 第二,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的译者和学者对某些问题进行争论,并产生自己的想法。 看着人吵架很有意思。 玄奘(他不仅去西方取经,还是著名的佛教翻译家!)提出了著名的“五不译”,即“秘密原因、一词多义原因”等五种他认为应该用音译,而不能用意译的情况。看完之后觉得玄奘说的有道理,直到看到朱自清在他的《译名》里几乎把所有的“五不转”都驳倒了。比如玄奘说“沿袭过去”(不必翻译以前俗称的音译词,只要沿袭以前的音译)时,朱怒斥“直不讲理”,质疑过去不能背?是的,今天的人不能自由翻译前人音译的单词吗? 这里写的都是音译。其实关于音译有很多看法。胡以鲁认为音译不是直接翻译,最多是借用外来词,这是不礼貌的。他的原话是:“翻译”;所以说,翻译一定要遵循它的意思;如果是抄袭,那就是“借语”。 比如《天演论译例言》中严复的“信、达、雅”一度被封为翻译典范,但其他学者提到的“信、达、美”的内涵未必完全对应前者(比如林语堂),杨振华在《论翻译》中直言“达”、“雅”完全是多余的;庄一川认为「原文不雅,译文优雅」? 看到这些译者为了某些概念和原则(是否这是一种)而较劲,让我很开心(也许他们的理论前提不一样),但更重要的是,我从他们身上锻炼我的批判性思维。 我本科的时候觉得老师说的和书上说的肯定是对的。学习后发现根本没有真值定理,进步很大。也许读的字多了,收获就多了! 第三,我在翻译上获得了别人的认可。 这个月我去了一个论坛做翻译志愿者,期间很多外国代表都夸我口语好,翻译好。我觉得这是对我口译工作的一种肯定。今天我为我翻译的测绘合同也给出了“你翻译的好,比实习生好”的评价,这是对我翻译工作的肯定。翻译合同的时候查了很多测绘资料,尽量去掉不熟悉的词汇和晦涩的句子。投稿前查了四五遍,怕出错。好在一切都有了回报,最可贵的是你翻译的很好。对别人有把握是多么惬意啊! 最后,我想对你说一句话来结束这篇小文章:我没有翻译的天赋,但我会尽我所能做一个糟糕的翻译。 作者是云南大学翻译硕士,翻译文章时有更新。请注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幅画来自一本小书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