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管理实习报告_酒店管理实习报告

admin 2020-10-10 21:58:36 二年级数学题 5 0
"" " 政务处理 “”就业季突破 "" " 4月27日,长江职业学院的辅导员姚贝(音译)在招聘网站上帮助失业毕业生提交简历,而未来的雇主则联系学生进行视频面试。 "" " 6月10日,在长江职业学院首届校园招聘会上,用人单位向学生介绍了该企业。 "" " 6月,长江职业学院重新启动沉寂半年多的线下校园招聘,并于年召开了第一次校园招聘会议。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原本有序行进的“就业季”土崩瓦解。 看到毕业,发了大概100份简历,工作还没着落。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毕业生张梦(化名)很着急。这个月,她看到邮箱里放着一张面试通知,就买了一张机票,拖着行李箱从河南老家来到“看熟悉又陌生的上海”。她说她很幸运,租了一个还有两周就到期的房间。 第二天,她拿着简历,开始“跑遍上海面试”。几天后,张梦跑到几个区,如浦东、青浦、宝山和虹口.她并不觉得跑面试累,最累的是收到面试失败的通知,等着自己等不及的通知。 今年的情况更加特殊,大学毕业生人数再创新高,加上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有人说这个就业季有点“苦”。但这并不能阻止有人试图让它变得更甜。 “苦”就业季 在离开学校大门之前,王鹏宇陷入了找工作的困境,并陷入了困境。三十岁的时候,他说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惨过,想都没想过找工作这么难。 毕业于浙江旅游职业学院酒店管理系。他最初的目标是上海的一家外资酒店,并为申请而努力。第一次面试后,酒店告诉他等通知。王鹏宇紧张地等了很长时间,直到酒店因为疫情而不再出租,一切都结束了。后来学校老师帮他介绍了另一家酒店。王鹏宇成功通过了面试,只是确定了入学时间。结果,酒店注意到了,不再招人了. 王鹏宇不知道如何描述他当时的心情。他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什么都不想做,“就在家吃喝”。他说:“如果我因为能力不足而承认,但是因为大环境找不到工作,我很无奈。”。 “今年就业率一定要达到,打!”在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党委会议上听到这两位数字时,学院招生办主任杨景炎心想:“怎么才能完成?达到它已经很好了。” 这个目标最早是在今年4月份提出的,当时中国报告了1万多例新冠肺炎肺炎确诊病例,国外疫情开始蔓延。此后不久,世卫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为全球大流行。当时在旅游行业,“别说招人了,还有人还在裁员”。 旅游业是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之一。根据杨景炎给记者的一个数据,从全球来看,疫情将导致全球1万名旅游从业人员失业,相当于整个旅游业的就业总量;从国内来看,疫情造成的旅游收入损失高达2万亿元,每年增加的就业岗位造成了以上的减少,就业人数减少了100多万。 “旅游相关企业(旅行社、酒店、景点等)的招聘岗位。)都大大减少了,招聘人数也大幅度减少。出境业务短时间内无法恢复,导游毕业生海外就业也受阻。”杨景炎表示,一方面是招聘人数缩水,影响实习毕业生与实习单位的就业协议;另一方面,招聘职位的工资也在下降。“有的底薪给两三千,学生还要租房子,吃饭穿衣服,相当于上班贴钱。” 本月已经达到就业率的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原计划在今年上半年举行一次全面的线下双选会议,邀请多家企业一次性入校,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解决剩余毕业生的就业问题。但由于疫情的影响,所有招聘都只能改为“线上”,而线上招聘的效果,包括报名人数、投递简历数量,都不如线下招聘。在大学的一次“空中”双选会上,现有企业有10个职位空缺,但只有毕业生参加,一共投了简历。 “就业机会和就业渠道的减少,以及工资与毕业生期望的偏差,直接影响毕业生的就业积极性。”浙江旅游职业学院院长杜分析说,线下面试受阻,网上求职对毕业生的求职技巧和面试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一些毕业生处于就业观望状态,表现出在新兴阶段不愿就业,影响了就业工作的推进。1月前学校就业率还是个位数。 当初,有关部门建议要定学校今年的就业目标,杜不同意。"我和我的秘书同意达成并努力争取."。在她看来,就业率不仅仅是一个数字,更是国家宏观层面“稳定就业”的大局,是学校未来发展的需要,是一个家庭的未来。“尤其是高职院校,学生大多来自农村家庭。如果毕业后失业,家庭会怎么想?我该怎么办?” 尤其是对于来自贫困家庭的毕业生来说,也许没有人能感受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这句话所蕴含的分量和希望。 4月10日,教育部召开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会议强调,党中央、国务院把高校毕业生就业作为就业工作的重中之重。目前,是高校毕业生就业的关键时期。各有关单位要提高立场,齐心协力,化危机为机遇,狠抓落实,做好今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 杜小蓝心想,“一定要把这块硬骨头咬掉”。虽然她担心自己能否完成,但她相信“事情是人为的”。 线上线下找工作的突破口 在杨景炎的印象中,就业季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忙。 在过去的三四月份,至少有五六百家企业在学校申请招聘。规模过小或岗位工资过低的招聘单位,往往会在校门外被“抛弃”,而那些经过学校审核选拔的企业,则可以被“入围”。“一场大规模的招聘会之后,几乎所有的毕业生都被抢走了,一点都不用担心。”杨京燕开玩笑说,以前她坐着的时候就已经完成就业工作了。“但今年我们以招生工作的力度在做就业工作,全体员工自上而下忙着就业。” 第一次就业促进会结束后,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开始联系行业龙头企业,做“促销”,邀请企业参与校园招聘。杜先后走访了10家、20家企业,不能亲自上门的时候就打电话。有时有一天,当电话挂断时,他会失声。在她的作息时间里,有很多“拍摄”的内容,比如“网上名人”,录制视频,不放过任何可以介绍学生或者给学生“带帖”的公共场合或者机会。 “我认为这首先是一种态度,表明领导非常重视就业。”杜说,她是从基层一步一步来做的,她明白,只有这样,才能把下面的部门或部门动员起来,“把大家拧成一根绳”。 各部门也纷纷发出“军令状”,从部门领导到各个教研室,老师们忙着“就业”。每个班级的就业进度列表将在学校公布 当时隔壁浙江建设学院的二级学院也成立了以书记、院长为双组长的就业领导小组,整合校企合作单位、教师兼职企业、校友企业等资源。为每个学生建立一个实习名单,并为没有实施实习单位的学生提出面向单位的建议,以确保学生充分就业实习。 “当时几乎所有的招聘都改成了网上形式,这就要求我们的老师要适应新的就业要求。”加上今年2月和3月就业几乎停滞不前,浙江建筑工程造价学院辅导员刘超感到压力越来越大。当时他给自己定下了“不抛弃,不放弃,不能当面,那就线对线”的工作方针。 刘超与失业学生“一对一”沟通,单独设置,建立“班级承包责任制”,安排就业学生“帮助”失业学生,并邀请校友传授求职经验,进行网上面试辅导,确保对失业学生的帮助遵循从简历到面试的全过程。每当组内同学询问就业问题,刘超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回答或者解决。他说:“哪怕是很小的可能性,你也要去尝试,说不定就成了成功。”。 6月,长江职业学院重新启动沉寂半年多的线下校园招聘,并于年召开了第一次校园招聘会议。学校毕业班的辅导员姚贝拿着一份无法出席招聘会的毕业生的简历,开始了“找工作代替”的模式。根据学生的求职意向和感兴趣的企业,每个家庭提交简历,推荐学生。 “把自己当成学生,考虑自己招聘的岗位是否合适,比毕业的时候累多了。”姚贝告诉记者,许多辅导员,像她一样,提前帮助学生分析他们的帖子和修改他们的简历,并当场为他们投简历。 此前,姚贝学校党委书记李永健曾明确要求全校——名教职工参与就业,为每位毕业生提供一个有效的岗位。疫情稍缓时,学校校长吴昌友带领学校相关部门和科室负责人走访部分龙头企业,力争让学生进入优质企业就业。 “每个人都很焦虑。这个学生不简单。”姚贝在接受采访时说,往年的这个时候,超过学校的学生被“带走”。“今年我负责联系了很多不同专业的学生。目前很多人还没有落实工作,不能错过任何机会。” 当他听到一家在线培训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说“这个学生不错,我们有两个合适的职位”时,姚贝拿出手机迅速通知了学生,这促成了一次临时视频面试。学生的面试效果不错,复试之后,姚贝有点放心了。“至于决赛,就看学生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帮助这匹马,让它骑一骑。 张梦也数不清他回到上海的头两个星期投了多少简历,但只有几份有“回音”,有时“一个(面试)电话就能兴奋地跳起来”。她用“坎坷”来形容自己过去五六个月的求职。幸运的是,她在租赁到期的前一天最终完成了工作,并最终“着陆”。 月初她顶着大太阳去租房时,张梦说她“嘴角都上扬了”“心里有点得意”。 正如杜所说,在这样一个特殊的背景下,“我们正在见证历史,正在创造历史”。 先就业,后就业 看着每月就业率的统计趋势,杜对的担心渐渐变得可喜起来。本月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就业率从;6月,这个数字已经超过;目前该校就业率已经超过,10个班就业率达到。 但是不同专业“参差不齐”,旅游英语、商务英语、旅游管理的就业率还是在下面。据杜分析,不同行业受疫情影响,恢复工作和生产的情况有所不同 其他高职院校也存在这种不平衡。记者从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了解到,该校充分发挥其“信息化”特色,在“网上”就业服务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建立毕业生就业服务微信群和失业毕业生动态数据库,整理每个学生的专业、籍贯和工作意向,记录每个家庭企业的工作要求和待遇,通过信息化手段准确匹配毕业生和相关企业岗位。目前学校应届毕业生就业率达到;长江职业学院旅游、城建、艺术专业的就业率同比明显下降,而医疗保健、网络技术则逆势而上,部分专业毕业生实现了就业。 “今年和往年不一样,一些专业毕业生会有相对较少的选择。”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管理学院辅导员曹笑艳告诉记者,往年这个时候,学生的问题大多是“老师,这份工作好像不是我喜欢的,我想跳槽”。“我收到了两家公司的一些建议。”。但今年毕业生更困惑的是“前年签合同的公司没有通知我上班。我有点焦虑,不知道该怎么办。”“实习公司说年后可以签就业协议,现在通知实习结束了”. 曹小艳倾向于鼓励学生“撒网”。“很有可能他们找到的工作并不完全是他们当初想象的那样,只是学生的等待成本远高于就业成本。”另一方面,曹晓艳也认为“学生刚进入职场时对自己的职业规划不是很清楚,工作一两年后职业目标会更明确,学生可以跳槽或深造”。 在老师的推荐下,王鹏宇受雇于一家旅馆。虽然这家酒店和他的预期有一定的差距,但考虑到外资酒店的现状,他不再执着于某家酒店,而是“先就业,后职业选择”。“尽管形势艰难,许多人还是找到了工作。我想成为找到工作的那个人,成为活下来的那个人。” 现在回想起来,王鹏宇想起了老师在他的实习报告中写的一段话。每个人在不同阶段经历的一切,都为未来铺平了道路,每一次经历都有自己的意义。“只要世界末日还没到,我们还能把握未来。”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希望在一年内成为大堂副理和前台经理。 与王鹏宇类似,“先就业后择业”和跨专业/跨行业的过渡性就业已成为许多毕业生的选择。此前,浙江旅游职业学院进行的一项就业意向调查显示,今年有部分毕业生想跨专业或跨行业工作,占毕业生总数。杜预测,今年受疫情影响,毕业生“先就业,后就业”,就业行业发生变化,预计今年毕业生专业对口率将有一定下降,而专业对口率仍保持在往年以上。 “高职院校的人才培养要紧密结合行业需求,服务行业发展。但专业对口率下降是否意味着就业质量下降?这件事要辩证看待。”杜认为“无论什么行业,金子总会发光,我们必须相信我们所培养的人才的综合素质和竞争力”。 此外,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今年“专升本”的毕业生人数和去基层就业的人数都有所增加。比如浙江旅游职业学院部分毕业生考了“专科转大学”,比去年多;与去年相比,基层就业的毕业生人数增加了。长江职业学院"专升本"的报考人数达到了较高水平,比去年有所增加。此外,就业办公室的相关人员告诉记者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